Untitled Document
 
周小玲:孝老敬老心甘情愿为家庭

来源:妇联 时间:2013-06-07
 


        10月26日下午,家住新城镇郁桥村新怡花苑的周小玲刚停下电瓶车,婆婆王玉兰就赶忙从家里出来,拿着毛巾一边帮她掸头上的灰一边说:“这伢子,回娘家收稻子弄得一头灰,别人看到会笑话的。”虽是责备的话语却掩盖不了疼爱的心,笔者好奇,这婆婆怎么对媳妇这么好?周小玲既然是远近闻名的好媳妇,不是应该特别孝顺公婆吗,怎么看起来是婆婆比较关心媳妇呢?没等周小玲回答,王玉兰赶忙说:“不是,不是,我这媳妇话不多,但善良、孝顺得很,对我们老两口更好。”

  周小玲今年34岁,和丈夫结婚已经有十一年了,但丈夫一直在外地打工,所以公婆和孩子一直都由周小玲一人照顾。但四年前,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个瘦弱的女人肩上的担子更重了,70岁的公公突然中风,在医院治疗40多天后保住了性命,却瘫痪在床。而这时,婆婆王玉兰也因为忧愁过度而生病,在医院输了两天液。回到家的王玉兰躺在床上,泪打湿了枕巾,细心的周小玲发现了,什么都没有说,默默地拿出一条新的枕巾给婆婆垫上,并问了句:“妈,想吃什么吗?我给你做。”其实,此时的周小玲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,依旧用笑容来掩饰疲惫,一心为婆婆着想。王玉兰没有说话,摇摇头表示什么都不想吃。但是周小玲还是心疼地转身去了厨房,看着媳妇疲惫的身影,王玉兰觉得太对不起这么一个好媳妇,自己还不争气的病倒。因为刚吃完药,王玉兰迷迷糊糊闭上眼睛,一觉睡醒后,却看见媳妇站在门口,迎着风,用汤匙一下一下舀起碗里的粥,小心翼翼吹着。看着看着,王玉兰的视线模糊了,这一次流眼泪不是为了丈夫的病,而是为自己,为了自己有一个这么好媳妇而开心,为媳妇如此尽心尽力而感动。王玉兰擦了擦泪叫了声“小玲”,周小玲回头看见婆婆已经醒了,尝了口粥,结果还是有些烫,“妈,粥还是烫的呢,我再吹吹。”王玉兰笑着说没事,自己就爱喝热粥,此时的王玉兰已经下定了决心,快点好起来,帮媳妇分担肩上的担子。

  在小区里,邻居们每天傍晚都能看到周小玲和婆婆一人一边搀扶曹正宜,帮助他训练腿部肌肉和神经的恢复。曹正宜是个大个子,婆媳两人为此还自制了帮助他训练的工具——结实的宽布绳,布绳打了个结,曹正宜一只脚踩着绳子,王玉兰扶着他,周小玲则在前面拉着绳子,这样以来,婆媳俩分工明确,省了力气,曹正宜走起来也不那么费力,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曹正宜的身体渐渐有了好转。

  曹正宜今年74岁,生病之后就一直卧床不起,但随着身体的好转性格也逐渐开朗起来,虽然不能够说话,但见到人总是笑眯眯的。平时他睡在躺椅上,嘴微微张着,也不能说话,口水还时不时地从嘴里流了出来,这时,曹正宜就会用颤抖的手拿起放在腿上的毛巾,擦口水,他不愿意让别人帮他擦。王玉兰说:“他是个好强的人,现在生病了,嘴合不拢,每天流口水,怕被我们嫌弃,但他心里知道,我们怎么会嫌弃他,看到小玲一边喂他饭一边给他擦口水的样子,不要说是我,邻居们都很感动。”话音刚落,曹正宜又拿起了毛巾,这一次他没有擦嘴角的口水,而是擦眼角流下的泪水。对曹正宜来说,媳妇视自己如亲生父亲,每天“爸爸、爸爸”的喊,一点也不嫌弃自己,瘫痪后无微不至的照顾,没有一句怨言,而自己甚至一句“小玲啊,辛苦你了”都说不出来,也只能用这泪水表达不舍与感动。瘫痪后,曹正宜的胡须一直都是周小玲帮他刮,头发也是周小玲帮他剪。一天早晨,周小玲的儿子发烧,要送孩子去医院输液,但她又想到今天还没有给公公刮胡子,虽然已经走到门口,但还是停下电瓶车,回到屋里,倒上温水,打湿毛巾放在曹正宜的脸颊上。周小玲小心翼翼刮着胡须,曹正宜顿时泪流满面,这可吓坏了周小玲,以为划伤了公公的脸,仔细检查发现没有才放心下来,而在厨房看到这一幕的王玉兰情不自禁流下了泪水。

  周小玲话不多,她更多时候是默默去做,问及丈夫不在身边,一边照顾公婆一边养育孩子是否会觉得很累,她摇了摇头,“只要心甘情愿,就不会觉得累,这是我的家,我的父母和孩子,对于我来说,就是我生命中的全部,只要他们健健康康,我就心满意足了,丈夫在外为这个家努力打拼,而我就更应该把家人照顾好。”
  太阳西斜,落日的余晖照在周小玲的脸上,让这个平凡而又善良的女人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更美,而公婆的晚年生活也因为她而变得更加幸福。面对美景,周小玲转身,朝屋内喊了声“妈,妈,要给爸锻炼了吧?”说着,就向屋里走去,屋里传来了婆媳俩的笑语声。
 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 
龙虎网| 东方卫报网| 江苏省人民政府| 江苏省信息中心| 中国移动江苏公司| 扬子晚报网| 新华网| 中华女网| 中国妇联新闻| 中国妇女网| 中国网江苏频道|
 
版权所有: @ 2013 仪征市妇女联合会
地址:仪征市解放东路300号   联系电话:0514-83423491
技术支持: 仪征市电子政务中心